pk10注册

您当前的位置> 大连新闻>文化

十年倾情,他用老地图“讲述”大连

2020-06-05 00:58 大连晚报

  田野调查中的杨玉璟。

  田野调查中的杨玉璟。

  新书《旅大地图中的中国近代史》。

  新书《旅大地图中的中国近代史》。

  大连规划展示中心展览编研部副研究员杨玉璟,是晚报“发现大连”版面读者的老朋友。

  过去一年来,“发现大连”版陆续刊发了他撰写的《星海这片海》《“红色电波”这样响彻大连上空》《大连老地图揭秘:城里这几个地方为啥总“涝”》《滨海路的故事》等十余篇讲述大连城市历史文化、人文地理的稿件,受到读者关注和好评。

  有时,当读者就大连近现代历史文化变迁的某个话题点题,杨玉璟会很快用确凿的史料记载、可靠的图片档案和逻辑严谨的讲述,将一段大连往事娓娓道来。

  这份阅历让很多读者误以为这定是出自历尽沧桑的“老大连”之手,完全没想到,“老大连”其实是位土生土长的八零后,对家乡城市深厚的感情和对乡土历史多年如一日孜孜以求,让他成为接棒大连地方历史文化研究的新生代代表。

  不久前,一向低调的杨玉璟在他的朋友圈动态里发了一段几秒钟的小视频:拇指指尖划过一部图文并茂厚重大书的书页,视频最终定格在大书的扉页——《旅大地图中的中国近代史》,这部由大连市人民政府资助出版、已在大连市新华书店上架的新书,是杨玉璟与另一编者路新一的合著,也是他的处女作。这本书,杨玉璟说“是十年磨一剑”。

  写书初衷:很纯粹

  由大连出版社出版、大连资深图书编辑张波女士担任策划的《旅大地图中的中国近代史》,全书26万字,收录了近300幅地图资料。

  与以往此类书籍不同的是,这本书以地图和大量珍贵图片为线索,按时间顺序,“有图为证”地讲述从十九世纪下半叶到二十世纪中期,近百年时间里旅大地区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、教育、交通、城市建设等诸多方面的变迁情况。既有大事件的概观面貌,也有具体而微的小事件的考据论证。

  “图证”让这本书展现出异于以往这类书籍的原创性和严谨性。书中收录的地图资料,绝大多数首次公开发表,它们是列强觊觎瓜分中国的年代,一些外国政府部门出于军事目的测绘的中国地理信息,随着时代更替,这些图纸长期散落民间。

  从学生时代开始,杨玉璟就留心这类资料的收集,最初是在中山公园华宫、香炉礁一带的旧物市场上“捡破烂”,后来是去古董店、甚至上拍卖网站淘宝。有时候,他会“为一张图,吃半个月的馒头就咸菜”。这些年来,杨玉璟花在这些资料上的钱,据说够买套小户型。

  “我是个地道的大连人,对家乡土地上的一草一木总是有一种天然的难舍的感情”,杨玉璟的初衷很纯粹——爱家乡,爱它的现在,也想知道它的过去。

  读书的时候,电视剧《北洋水师》一度热播,那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悲壮战争就曾发生在自己生活的地方,这激发了杨玉璟探究乡土历史的兴趣,那些旧时的军港要塞和古战场的堡垒炮台图片,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,一定要去看看这些旧战场。

  他第一站去的是旅顺,坐上绿皮火车在水师营的小南村下车,翻山越岭找一个山头和堡垒,他手头只有一些文字资料,东西南北全靠描述,常常让人晕头转向。

  那时候,杨玉璟决定收集旧地图,“为了出去考察的时候方便,是当时我开始收集地图的初心吧”。

  地图收集的多了,杨玉璟给这些地图分类、考证时逐渐从中有了新发现。原来,大连历史不仅有甲午战争、日俄战争;说起近代大连,也不仅仅是“大鼻子”“小鼻子”。仔细梳理他发现,大连真的是非常特别的一个城市,在近代历史上有数十个国际条约,直接提到大连或者旅大地区,但是这些独特的历史文化资源,并没有被很好挖掘,“真有点儿暴殄天物”。有一段时间,杨玉璟在内蒙古工作,坐在大草原上看日升日落的时候,想起了学生时代的收集,于是他在一张小纸头上把印在脑子里的老地图分门别类列出一张表。

  田野调查:很执着

  从学生时代到参加工作后很长时间,杨玉璟的主业都与历史文化不搭界,这就使得他为了考证老地图而做的田野调查、实地勘察变得比业内人士难得多。

  “在野外的时候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人影不见,往哪儿走全靠自己判断,冤枉路走太多了,误入部队军事禁区的情况时有发生。有的时候,刚好和巡查的士兵走个对面,人家看我脖子上还挎个相机,直接扣下盘查,胶卷抽掉,然后告诉你‘赶紧走啊,看你是小孩,就不处理你了,但是胶卷必须得抽掉,以防万一’。”

  军事禁区的确不能闯,但是到普通居民区实地勘察也并非次次顺利。“这些年,老百姓对动迁非常敏感。有的时候,为了考证老房老街变迁沿革,我就得去居民区。我这边脖子上挂着相机,拿着地图找方位对地貌,不知不觉就会被很多老百姓围起来,问是不是要动迁怎么补偿啊,要是不巧遇到那种确实要动迁,或者刚和动迁队短兵相接过的,老百姓就以为我和拆迁队是一伙的,动手倒不至于,但是跟在后面骂骂咧咧的,也让人哭笑不得。”

  “田野调查经常是在冬天进行的,因为冬天树叶都掉了,视野开阔些,拿着地图在寒风冷气的山野里,真能把人冻透了;写作一般都是在夏天进行,把自己锁在屋里,地图铺了一地,灵感来的时候光着膀子,蹲在椅子上敲键盘,这种状态也是挺疯狂的。”

  付梓出版:

  心情就像等待高考出分

  杨玉璟动笔进入创作状态是2010年前后,到今年正式出版,说“十年磨一剑”并不为过。其中,写稿用了三五年,但是从手稿到出版却经过了漫长的送审订正过程,等待最后送审结果的那段时间,“心情就像高考等待出成绩,既期盼又忐忑。”

  筹备这本书的时候,杨玉璟并没有意识到,他啃的是块硬骨头。因为历史地图往往涉及疆界领土、历史遗留和国际敏感问题,所以地图书籍的出版审查极其谨慎,很多业内人士都因此望而却步。在图书馆工作的朋友曾劝他罢手,可是杨玉璟执拗地不撞南墙不回头。他一遍遍查找资料请教专家,订正核实规避敏感内容。有几次审核不过关,出书几乎无望,所幸在各方面的支持下又一次次柳暗花明,大连市政协、大连市文旅局、西岗区政协、大连市规划展示中心等单位都曾给予他大力支持。

  一个普通大连市民,出于对家乡朴素的感情,十年倾情谋一事。这些年里,杨玉璟也曾无数次想过放弃,但是凭着纯粹和执着,最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。“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件答应过自己的事情,只不过很多人答应了却没有做到,而我最终做到了答应自己的事情。”他说。

文/ 本报记者 修齐 图为受访者提供

城市活动More

  • NEW
  • 一辆水泥罐车侧翻在路边,驾驶室严重变形,司机被挤压在车内,不断呼救……
75秒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登陆 大乐透 秒速赛车开户 pk10彩票 秒速赛车网站 上海快三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开户